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种植牙技术 > 骨增量种植 >
种植体植入引导骨再生性骨和自身骨内的美学效果
东莞固德口腔种植    时间:2021-06-15 10:17    在线预约/咨询专家    进入专家咨询区
 

理想情况下,种植体应植入在最佳的修复位置,并且有完整的自身骨组织覆盖,具有厚型的健康牙龈,可以获得最佳的软组织美学。

 

   然而,由于创伤、感染或生理性吸收后,牙槽嵴可能会变得过窄使种植体周围无法完全被自身骨覆盖。少量骨缺损不一定导致种植体丧失,但可能会对软组织美学和患者自我美学评价产生负面影响。

 

  对于种植位点具有颊侧骨缺损的患者,可以行不同的骨增量技术:使用自身骨或骨替代品。此外,可用膜引导新骨形成,也称为引导骨再生(guidedboneregeneration,GBR)。在口腔种植领域中,GBR已经成为广泛接受的治疗方法。

 

研究目的

·以美学效果和患者自我美学评价作为主要结果,比较少量颊侧骨缺损(≤4mm)行GBR术种植体VS完全自体牙槽骨覆盖种植体

·评估种植体的存活率、并发症、临床和影像学结果。

实验设计

患者在美学区(切牙/尖牙/第一前磨牙)植入单颗种植体后分为:

 

GBR组和 对照组

 

根据近远中向和颊舌向可用空间,植入3.3mm或4.1mm直径骨水平种植体(Straumann)。

 

当患者满足以下标准时,将其纳入本研究

 

纳入标准:

●年龄大于18岁

●切牙、尖牙或第一前磨区单颗牙缺失

●GBR组:颊侧骨缺损≤4mm●对照组:种植体表面完全在自身骨内

 

排除标准:

●预计骨缺损>4mm●骨缺损进行骨增量手术未用膜

●活动性牙周炎或急性口腔感染

●未控制的糖尿病●吸烟●目前正接受化疗●头颈部放射治疗

●无能力保持基本的口腔卫生

 

 

手术过程

 

1.在拔牙窝愈合至少12周后植入种植体。

 

2. 种植体植入后进行GBR手术,将等量的局部获得的自体骨屑和人工骨替代品BoneCeramic(Straumann)覆盖在种植体表面,然后使用MembraGel(可吸收的水凝胶膜,Straumann)。

 

3.种植术后8周行二期手术(小切口)以及连接基台。







初始状况







种植位点颊侧骨缺损







骨增量手术







膜覆盖

手术过程,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负荷1年后的临床状况:

 





 

结果测量

美学评分

·改良粉色美学指数(PES):种植体周围软组织的美学状况

·改良白色美学评分(WES):种植体牙冠美学状况

患者自我美学评价

根据视觉模拟评分(VAS评分:0-10)问卷调查。

种植体存活率和并发症

·在术后2、6、8周分别记录黏膜裂开、肿胀和其他早期并发症。

·在负荷/基台连接后至少12个月,对种植体存活率进行评分。

临床指数

   在负荷后1、6个月和至少12个月对临床指数进行评估。评估内容包括:

·改良菌斑指数(PlaqueIndex,PI)

·出血指数(BleedingIndex,BI)

·牙龈指数(GingivalIndex,GI) 

·角化黏膜宽度(WidthofAttachedMucosa,WAM)

·牙周探诊深度(PocketProbingDepth,PPD)。

影像学测量

   用数字化根尖片测量边缘骨水平(marginalbonelevels,MBLs)的变化。为了使这一过程标准化,X射线设备使用个性化模具。

 

   在种植体植入后和负载1、6个月以及至少12个月后拍摄x线片。应用Osirix(OsiriXv.7.0.1.,PixmeoSARL)测量牙槽骨嵴顶水平和种植体肩部之间的距离。用种植体的长度作为计算的参考。

 

   所有测量进行两次,并且测量时对试验分组采用盲法。两次测量的平均值用于统计分析。

 

结果

基线结果

在2011年4月至2014年2月期间招募患者。平均随访时间为13个月,最短12个月,最长56个月。

 

在拔牙至少3个月后植入种植体,平均为5个月。出现了两个异常值,GBR组1例患者侧切牙缺失超过13年,对照组1例患者第一前磨牙缺失10年。

 

75名患者接受资格评估。流程如下:





 

两名患者拒绝参加本研究。1例患者接受即刻种植,因此被排除在外。

 

50例患者种植体植入后出现骨缺损,其中27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没有盖膜的骨增量手术中,本文未对此进行分析。    

最终有23例患者进行了GBR手术。在75例患者中,22例在种植体植入时没有骨缺损,并且种植体完全植入在自身骨中。没有患者失访。

 

   在基线时(表1),两组种植体在切牙、尖牙和前磨牙区的分布不相等[P<.001]。GBR组22颗种植体位于切牙区,1颗位于第一前磨牙区。对照组11颗种植体位于切牙区,3颗位于尖牙区,8颗位于第一前磨牙区。

 





美学评分

   表2显示了GBR组和对照组的PES、WES的中位数以及综合得分。













 

   两组在任何时间点均无显著性差异。在最后的随访中,GBR组平均PES为7.8(SD:1.5),对照组平均PES为8.4(SD:1.4)。

 

  在WES方面,两组的平均值均为9.1(SD:1.0)。两组均有1例患者的软组织美学评分低于6分。随访期间PES评分有显著提高[P<.001]。

患者自我美学评价

   两组患者均对种植体牙冠和种植体周围软组织非常满意(表3),未发现显著差异。





 

   GBR组软组织平均视觉模拟评分(VAS)为8.6(SD:1.0),对照组为8.8(SD:0.9)。GBR组种植体冠的平均VAS为9.2(SD:0.8),对照组为8.6(SD:2.0)。仅有对照组中的1例患者软组织美学评分低于6分。由于治疗的原因,在随访期间患者对牙列的评分明显变高[P<.001]。

存活率和并发症

   术后6周,GBR组23例患者中有6例出现小于2mm黏膜开裂,对照组22例患者中有3例出现(RR:0.86,95%CI:0.64-1.15)。

 

   建议这些患者继续使用0.12%的氯己定溶液漱口。移植物出现一部分吸收,并且对照组的一例患者在种植体植入6周后出现了小的瘘管,并自行愈合。

 

   直到最后一次随访,所有的种植体都达到骨整合及功能负荷,无主观的不适、化脓感染、松动或种植体周围持续的放射透射影像。

临床指数

 在整个随访期间,两组之间的菌斑、出血、牙龈指数、附着黏膜宽度以及PPDs均无差异(表4)。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PPD的中位数从2.0(1个月)显著增加到2.1(6个月)和2.3(12个月),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2)=40.587,P<.001]。

影像学测量

 在所有随访时间点,两组的MBL的变化在统计学上无显著差异(表5)。





在研究结束后,GBR组MBL平均变化为0.1mm(SD:0.2),而对照组为0.5mm(SD:0.8)。随着时间的推移,MBLs无显著增加[P=.101]。

观察者间和观察者内相关系数

   PES/WES总分的观察者间ICC为0.767(95%CI为0.666~0.837),MBL变化的观察者内ICC为0.972(95%CI为0.965~0.978)。

 

讨论

 

   种植体位于GBR再生骨内和自身骨内,有相似的美学效果和同等的患者满意度。在至少1年的负荷后,在种植体存活率、并发症、临床和影像学参数方面都有相当的结果。

基线特征

   在GBR组,大部分种植体位于切牙区,而对照组大部分种植体位于前磨牙区。众所周知,与切牙区拔牙窝相比前磨牙区牙槽窝颊侧骨壁较厚且吸收更少。

 

   因此,前磨牙区较少进行GBR手术。

美学评分

   在本研究中,两组PES和WES评分与文献中的即刻种植和早期种植相当。虽然只随访了1年,但在其他长期研究中,软组织美学评分显示在负荷第1年后软组织美学随着时间推移似乎是稳定的。

患者自我美学评价

   两组患者均对治疗后的种植体冠、种植体周围软组织和总体牙列感到满意。此外,经过治疗,本研究中的患者对牙列评分也显著提高。

存活率和并发症

 先前的研究报道,GBR组的存活率在84.6%-100%,随访时间为2-15年。在对照组中,存活率为91.7%-100%。在本研究中,两组的种植体存活率均比较高,且联合GBR技术植入种植体与完全在自身骨中植入种植体存活率相似。

临床指数

 菌斑指数、牙龈指数、出血指数和PPDs较低。随着时间的推移,PPD的中位数从2.0mm增加到2.3mm,具有统计学意义,与近中和远中龈乳头的美学评分增加相一致。

影像学测量

先前的研究表明,GBR组MBL变化范围为0.7mm-2.4mm,对照组为0.5mm-2.36mm。在采用与本研究相同的水凝胶膜的研究中,负荷1年后MBL的变化为0.43mm(SD:0.56)。骨水平种植体负荷1-2年后MBL总体变化为0.49mm。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联合GBR技术植入种植体和完全在自身骨中植入种植体一样,MBL的变化稳定。

影像学测量

先前的研究表明,GBR组MBL变化范围为0.7mm-2.4mm,对照组为0.5mm-2.36mm。在采用与本研究相同的水凝胶膜的研究中,负荷1年后MBL的变化为0.43mm(SD:0.56)。骨水平种植体负荷1-2年后MBL总体变化为0.49mm。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联合GBR技术植入种植体和完全在自身骨中植入种植体一样,MBL的变化稳定。

 

优势和局限

 

 本研究的优势在于前瞻性设计和恰当的患者选择。唯一不同的分组变量是种植体植入后颊侧骨缺损的存在。这种设计保证了高度的组间可比性。此外,这项研究的另一个优点是对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采用盲法评估。这是首次前瞻性地比较这两组在美学和患者自我美学评价测量方面的研究。

 

本研究对象样本量的计算基于MBL的变化。没有对美学和患者自我美学评价进行样本量计算。

 

应当注意的是,两组之间并非的所有基线特征都相等。正如对照组预期的那样,在第一前磨牙区进行种植的患者更多。在第一前磨牙区,颊侧骨一般比切牙区和尖牙区厚一些。由于颊侧骨厚度的差异,这些位点发生的骨吸收更多,导致其进行GBR手术的需求更高。这一发现可能会导致结果更有利于对照组,但没有发现显著差异。

 

此外,本研究中研究了一种不常见的水凝胶聚乙二醇(PEG)膜,可能会降低结果的普遍性。不同的动物研究表明,这种水凝胶可能是一个有效防止软组织长入的屏障,在治疗种植体周围骨缺损中,这种水凝胶膜与通常使用的胶原膜的效果相当。

 

结论

 

 

   在美学区,种植体位于GBR再生骨内与位于自身骨内相比,在超过1年的负荷后,均表现出成功的美学效果和具有可预测临床和影像学结果的患者满意度。在这项研究的范围内,少量颊侧骨缺损行GBR是一种可靠的技术,具有满意的美学效果和患者自我美学评价。

医院简介
东莞南城固德口腔门诊部专业化医疗团队由种植医学专家董毅院长带领,配备德国牙科设备,诊疗标准同步德国...[详细]
热文推荐
最新文章